沉迷伽古拉

【K/白黑白无差】思念成疾(花吐症)

元旦快乐!发糖啦!不好吃不要找我哦(x


顺着二期剧情走,与原作有着微妙的差别,TV中有的剧情我就没再重复了

其实还有些不太合理的地方……太烧脑了,不想改(x

OOC注意

短渣


一、


    阳光透过巨大的玻璃照进飞船内舱,在光与暗之间划出明确的分界线。

    国常路躺在床上,双眼紧闭。

    伊佐那社背着光,面朝着国常路,身前拖出的长长阴影融入了更大的阴影中。

    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 “咳。”

    短促的咳嗽声突兀的响起,伊佐那社像是怕被国常路发现似的,掩住嘴微微侧过了头。但国常路并没有任何反应,甚至没有睁开眼。

    “病了吗?”

    伊佐那社放下掩住嘴的手,垂在身侧攥成拳。

    “诶?我还以为中尉睡着了啊,真狡猾。”

    “狡猾的是你,威斯曼。”

    “哎呀中尉,别这么说嘛……”伊佐那社无奈的笑了笑,“我坦白就是了……花吐症,一个月了。唉……果然还是瞒不过中尉啊……”

    “……你还真能忍啊。”

    “哪里……不想让中尉担心罢了。”

    国常路叹了口气,没再说话。

    “中尉好好休息吧,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

    伊佐那社走到外面,摊开手掌,掌心几片捏皱的花瓣被风吹得微微颤抖,然后飞起,消失在目光的尽头。

    花吐症,暗恋着某个人而思念成疾,症状为咳嗽并呕出花朵,无药可医。病情随患病时间增长而加重,三月后死亡。唯一的治疗办法是与被暗恋者两情相悦的吻。

    “……我会死吗?”

   

————

这里说一下,花吐症的设定貌似是来自一个漫画,查了一下没有具体设定,时间治疗办法之类的,都是我以前看的时候记住了,然后根据自己的理解重新设定过的。

我见过一个十分凶残的症状设定,咳出花朵是伴随着呕血的,看得我心惊胆战…………还有设定详细到吐什么种类的花的_(:з」∠)_

    还有一点就是威斯曼的名字……德语是weismann,二期中翻译为了威兹曼,不知道是先入为主还是对斯字比较有亲切感(……),所以我用的是威斯曼。

   

二、


  “现在就算像neko一样飞扑着抱上来,哭着说‘我好想你,小白’也不过分啊。”

  “谁、谁会做那种事啊!”

    伊佐那社看着狗朗复杂的表情,似乎是在控制自己激烈的感情。社感觉自己玩笑好像开过头了。

    “抱歉。”

    “不,你活着就好。”

  “那么……小黑不肯抱我的话,我就来抱小黑了哦?”

  伊佐那社撑着深红的伞笑得人畜无害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夜刀神狗朗刚刚开口,伊佐那社就走过来了,收起伞张开双臂把他抱了个满怀。

  “我好想你,小黑……”

  狗朗有点不知所措,只好也抱住了伊佐那社。

    片刻,伊佐那社松开手,猛的撑开红伞挡在身侧。夜刀神狗朗盯着极速靠近的茶金色双眸,随后唇上传来温软的触感,但马上又消失了,伞也被收了起来。

    “喵喵!小白和小黑在干嘛?”被伞挡住视线的neko不满的叫起来,伊佐那社摸了摸她的头以示安抚。

    “没什么啦,neko,我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 “喵喵!”

    neko开心的点点头,往前走去。伊佐那社回头看了一眼好像还没反应过来的狗朗,笑着说:“走了哦,小黑!”

    “啊……哦。”

    伊佐那社微微侧头,竟然没有骂我不知廉耻?

   

   

三、


    上一个计划因为灰王的出现失败后,伊佐那社决定破坏石板,便一直在研究破坏石板的方法,等到他终于完成的时候,他才想起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花吐症的症状了。

    “什么时候的事呢……啊!那天!”

    伊佐那社丢下手中的图纸,大声喊着小黑冲进了厨房。

    “怎么了?研究出问题了?!还是——”

    “小黑你听我说!”伊佐那社打断了夜刀神狗朗的话,接着说,“小黑知道花吐症吗?”

    “知道……”

    伊佐那社看着夜刀神狗朗,不知怎的有些心慌。

    “那你知道花吐症的治疗方法么?”

    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 “我告诉你,”伊佐那社深吸了一口气,直直看向那双黑眸深处,“与被暗恋者两情相悦的吻。”

    “……!?”

    “我之前患上了花吐症,但现在好了……”伊佐那社认真地看着夜刀神狗朗,“所以,小黑也是喜欢我的?”

    “我……其实也患了花吐症,”夜刀神狗朗看着对面的人瞪大了眼,突然笑了起来,“但现在,也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

四、


    一切都是那么顺利,石板破坏,达摩克利斯之剑消失,世界重归宁静。

    唯一的意外是伊佐那社得离开了,真正的伊佐那社要回来了。

    这个混蛋!什么这个计划中也包括了自己能够全身而退根本就是骗人的!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竟然在之前一个字都没提过!

    夜刀神狗朗攥紧了手中的徽章。

    嘛……他本来就是那样的人……

    狗朗松开手,徽章安静的躺在手心折射出温润的光芒。

   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。应该是neko回来了吧。狗朗起身,刚刚打开门就被抱了满怀,一颗毛绒绒的脑袋在他颈边蹭啊蹭。

    不是neko!

    “啊小黑我好想你啊好想你啊!”

    “喂!这才几天!你先放开我!好痒!”

    换回了身体的伊佐那社——现在应该叫做威斯曼——悻悻的放开了手。

    “啊——小黑偶尔也坦率一点嘛!”

    威斯曼等了半天没等到对方的回应,仔细一看才发现狗朗微微红了脸颊。

    “啊——小黑好可爱!!”

    “你——啊!!”

    咚!!

    重物落地的声音。


——END

    是滴END了哟~然后发生了什么就不要问我啦,请放飞想象的翅膀任它自由翱翔哦!!

    初衷其实是觉得花吐症很带感想写写看,结果并没有多少关于花吐症的描写……

    因为,完全下不了手去虐啊!!我就是一个大写的亲妈!!!(这复杂的心情…………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0 )

© 顾怀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