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迷伽古拉

【马猴混沌】如若未闻


时隔多年(并不),一时兴起加了个HE结局,OOC请多多包涵,随意看看就好。
希望文风落差没有太大……

短渣。OOC。BE。

原作改动及续写。

混沌第一人称。

在贴吧发过。

……有点不好意思打tag

——正文

 

    眼前一排山妖个个鼻青脸肿,满脸委屈。

    难道是那只弼马温出来了?有趣。

    我倒是好奇,曾经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,如今又是怎般模样?

  

    远远瞧见了那只猴子,不远处还有个小孩,看他要追,便施术将他困住。

    我变化了个书生模样,刚刚走近,就见他从一块断石上跃起,然后手腕上闪起金光,便狠狠的摔了下去,滚了一路,狼狈得很。

    我上前一看,那猴子已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这就摔晕了?真没出息。

    等到了那猴子身旁细细一瞧,倒不是摔晕的,是这猴子身上的法印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猴子突然睁眼,我躲避不及,被他反手抓住了手腕。我也不挣,想这猴子现下失了法力,奈我不何。猴子也不说话,只恶狠狠的盯着我,我一笑,低下身子凑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猴子一皱眉,耐不住了,低声道:“何方妖孽!”

    “此地就你我,哪来什么妖孽?”

    我愈发起了逗弄之心,凑得更近些,伸出舌头在他唇上舔了一下,这猴子突然就见了鬼似的把我推开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管你是什么鬼东西!快给俺老孙滚开!”

    哈哈!想不到齐天大圣竟是如此有趣。

    “莫急莫急,在下这就走了,用不了多久,必会再见。”

    我飞身而起,匿了身形,撤去法术,那小孩急忙往此地赶来。

 

 

——中间走原剧情没什么好写的——

 

 

    我向悬崖下坠去,已经无法维持人身,化成了原型,又沿崖壁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哼,那臭猴子莫不是以为这样就算完了?!

    该死的弼马温!!!

    那小孩似乎叫江流儿,我隐约听见猴子在这么叫。江流儿也不停的在喊大圣大圣,听得我心头火起,这小孩儿恼人得很,我便追过去,往那处重重一击,就算没打中江流儿,这碎石一齐掉下来,小孩儿哪躲得过?必当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我却没想到,那猴子见此景,竟是硬生生挣开了法印。我此刻虽看不见,但能感觉到前方光芒大作,狂风骤起。

    再次掉下悬崖时,我已再无力爬起,疼晕了过去。

 

    醒来时,我听见身边有山妖在喊。

    “大王大王!我们带吃的来了!”随后嘴里塞进来了东西,我现在连嚼一下都没力气,直接咽了。

    这点食物,对现在的我来说,塞牙缝都不够,但总归聊胜于无。

    现在这幅模样,没有眼睛,看不见日升月落,我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,依然是浑身疼,使不上力,稍微挪动一下就是剧痛无比。

    我忽然听见有什么东西在树上跳跃,一路带起风声,往我这边来了,感觉有点熟悉。

    山妖在说:“大王醒了!大王醒了!”

    很明显不是在跟我说话。

    地上的残枝败叶被踩得噼啪作响,声音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虫子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是他!这臭猴子还想来干什么!!看看我到底有多惨吗?!!

    死猴子臭猴子老子一定要吃了你!!!

    我本想骂出口的,却发觉发不出声,只能憋着。忍着剧痛扭了扭身子,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他又绕到我面前来,说:“吃的。”接着就往我嘴里塞东西。

    我动动嘴想吐出去,转念一想我现在正需要食物,恢复了才有力气揍死这只臭猴子,舌头一转,咽了。

    我好像听见臭猴子在笑,感觉有点闷气,就算我看不见,也实在不想对着这猴子,又强忍着剧痛转了身。

    真……疼啊。

    突然有点想哭,但我现在没有眼睛,流不出泪,就是难受,比身上的痛还要难受。心像是被人紧紧攥着。

    脑袋昏昏沉沉的,想睡……

 

    ……

 

    我曾是一只鸟。

    一只在九天自由歌舞的神鸟。

    状如黄囊,赤如丹火,六足四翼。

    那是千百年前的光景。

    我又回到了九天之上,畅意歌唱。

    但我清楚的知道这是梦,我再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那段日子,我已经忘记很久了。我是如何被逐出天界,又是如何变成这丑陋的虫子的,都一起忘了。

    曾经我也满怀怨恨,但我做不了什么,天命啊,奈何不得。那就忘了吧,忘了吧,没有曾经那段日子,也就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猴子那般强大,被蒙去当了个弼马温,自觉受了折辱,还能杀回天庭,闹个鸡犬不宁。而我没那个能耐,只好受着。

 

    为什么那只臭猴子没打死我呢,我本就早该死了。

 

    ……

 

    如此浑浑噩噩过了几天,稍微有了点力气,也能说话了。

    猴子每天都来,带着吃的,也会跟我说说话,但我一点也不想理他。我不知道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里,他是不是就已经来了。不过看他跟山妖们都很熟了,大概也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“虫子,今天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又来了……我翻个身不理他。

    “山妖说你能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这群叛徒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:“你把我打成这样,又来救我,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猴子欲言又止,我也并不是真想问个答案,那个答案想必也不是我愿意听到的,只是无名火起,又冲他吼道:“闭嘴!”

    猴子乖乖闭了嘴。

    良久,我听见他说:“虫子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又过了一段时间,感觉恢复得差不多了,就试着化出人身。我讨厌现在这副丑陋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看见被树叶层层遮盖下露出的小片天空,阴沉沉的,似乎要天黑了。起身后摇摇晃晃走了几步,躺了这么久,都快不会走路了。

    林间有声音传来,我知道是那只猴子。

    待他走到我身后,我猛地转身掐上他的脖子一路往前推,直到他背后撞上树,撞得树叶纷纷落下。他怀里抱的桃子掉了一地,真是可惜。我知道我是打不过他的,但就想打他,解气。他要是发起狠来打死我也正好。

    “咳咳!臭虫子你发什么疯!!”

    “不许叫我虫子!!!”

    我一拳直冲他面门,他偏头躲过,从我身侧闪出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我叫你混沌还不成吗?!”

    我不理会,又向他攻去。来往片刻,臭猴子似乎不耐烦了,两下将我擒住,我伸脚一绊,两人(两怪?一猴一虫?)骨碌碌滚做一团,又撞上树。

    闹了半天有点累,我喘匀了气,才从猴子胸前爬起来,两手一撑把他的头困在中间。

    他盯着我看,我盯着他看,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个花来。倒是发觉,这猴头长得真不咋地。

    我俯下身,脸靠得极近,伸出舌头在他唇上一舔。猴子猛然瞪大了眼,我以为他会像上次那样推开我,心一横就探了进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猴子竟伸手压下我的头,反占据了主动权。

    他放开我,我又没了力气,倒在他身上,他在我耳边轻声说:“原来,你就是那个书生……”

    我又费劲的撑起身体,看着他,道:“呵,现在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有什么东西快要从眼睛里窜出来,我拼命咬住下唇,仍然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哭了?”能见到猴子一脸无措还真是难得。

    “谁哭了!”

    我刚抬手要抹眼睛,猴子就一个翻身,变成了我在下他在上。

    他没再说话,俯下身来吻我。

    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。

    眼前所看到的,像是在水中燃起了火,焰浪翻滚,不灭不熄,烧得我生疼。

 

 

    睁开眼,我看见有些刺目的天光,伸手挡了挡。想坐起来时才觉得,背疼腰疼哪里都疼,跟刚被臭猴子打下悬崖时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手好像没撑到地面,我低头一看,这不是那猴子的战袍吗?躺的地方好像也跟之前不一样了……

    我无语抬头望天,好像想起来了点什么……

    身后有声音,不用想都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猴子走过来,在我旁边并排坐下,递过来一个桃子。

    我还真饿了,拿过来一口吞下,然后伸手。

    “你吃这么快?!”

    “饿,直接吞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递过来一个……我又直接吞了。生吞几个桃子后总算没那么饿了。

    猴子一个都还没啃完。

    “虫……混沌,你之后打算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还能去哪儿?悬空寺已经毁了,只好待在这深山老林里呗。”

    “不捉小孩了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猴子的表情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“……去花果山?”

    “呵,那可是你的地盘,我去那儿做什么?整天听猴子叫唤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没让你负责你紧张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佛祖说,让我回五行山下,等江流儿长大,随他去取经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要当和尚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!那岂不是更没戏了,出家人染不得尘缘,便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!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起身拍拍衣服,往林中走去。

    “混沌!”

    我停步,并未回头,只是等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直到最后也没能说出口。

 

  

    后来过了许多年,我听说长安城中出了一位高僧,圣上认他做御弟,将要往西天取经。

    那便是江流儿吧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又往后许多年,圣僧带着三个徒弟,取经归来。

    他在楼台之上,我在人群之中,遥遥相望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认得出我,然而认得亦或不认得早已无用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若未闻,如是不闻。

 
 ——BE-END

    周围人头攒动,都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圣僧和他那几个徒弟。我却没甚兴趣,只消与他对望一眼便转身离去。
    本来觉得已经放下了吧,这一趟门其实也没有必要出,但我控制不住,偏想来看看,看看他是否还记得我吗?明明记不记得都无所谓了。
    嗯,自欺欺人。
    身后忽然一阵骚动,不知发生了什么。我转头去看,却见猴子冲下了楼台,直奔我而来,人群散开地同时也响起了议论声,看那猴子来势汹汹,吓得我转身就跑,搞得像我做了什么坏事似的。
    我虽然仍是妖,但近来地修炼也只是为了维持人身而已,并不求修为有何增进,那猴子不应这么久还没追上我。
    正当我这么想着时,已经跑到了自己家院门口,刚准备伸手去推门,猴子的手突然从我腰上环过来,惊得我浑身汗毛倒竖。
    “你谁?!干嘛呢?!”
    “你装,接着装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我叹了口气,“你先放开我。”
    “不放,你又跑怎么办?”
    “呵,我还不信如今已然成佛的齐天大圣会抓不住我一个小妖?”
    猴子悻悻然放开了手。
    一路进到里屋,猴子自己拉了张凳子坐下,我去泡了壶茶,倒了两杯,往他那边推去一杯。猴子莫名其妙的看我一眼,然后端起茶杯。
    “你来找我干什么?”
    “我觉得我尘缘未了。”
    “你这不是都成佛了?”
    “我说未了就是未了!”
    猴子愤愤然地一拍桌子站起来,向我走过来。我下意识的站起来,恰好被猴子抱了满怀。
    大概是太久没有同人拥抱过,这一下竟觉得温暖无比,我忍不住回抱了他。
    “混蛋!”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
    猴子愈发抱紧了我,他凑到我耳边说——
    “我同佛祖说,我尘缘未了,还得去人间历个劫。”
    “情劫。”

——HE-END
    

评论
热度 ( 21 )

© 顾怀之 | Powered by LOFTER